首页 > 热点资讯 >新闻内容

羊毛出在羊身上,外卖平台的抽成高

来源:租客网 2020年10月08日 18:04

 2019年中国餐饮外卖的市场整体交易规模达到1952.9亿元,餐饮市场的交易额呈不断上升的状态。



 餐饮行业虽说是三年一小坎,十年一大坎,而今年的餐饮行业,倒闭关店的比比皆是。随着外卖平台对商家的让利逐渐减少,佣金比例的不断提高,很多餐饮店正在走下坡路,一天的外卖量就那么几单,甚至有的外卖一单连一块钱也赚不到。








外卖红利潮水的退流,那些本就举步维艰的餐饮商家们,转租的转租、倒闭的倒闭。那个只要随便开一家店就能赚钱的时代,早已一去不复返了。


餐饮店为什么不好做?

如今的餐饮行业竞争激烈是众所周知的事情,餐饮作为消费者必须消费的领域,每年都有源源不断的外行人踏进餐饮行业,有人的地方就有餐饮店,分摊着本就不大的市场。



几十家店抢两条街的客流量,你说,餐饮能好做吗?观察一下身边的地区就不难发现,同一家店铺,一年能换好几个老板。餐饮店开的越多,对顾客来说选择性就越多,结果就造成餐饮行业的竞争愈加激烈。有的店铺为了获取更多的客流量,不惜大幅度的降价,这就造成餐饮行业整体利润的下滑,许多小餐饮店因为长时间的亏损和激烈的竞争而选择关店,黯然退场。




没有客流量就代表着没有收益,店铺想要让消费者进行消费,就必定要进行“曝光”。餐饮商家最常见的“曝光”方式就是在某团、某饿了上进行流量转化。这种引流方式成本较高且充满不确定性,想要获取更多的“流量”,作为商家就要不断的投钱,无休止的被压榨。你说你不投钱,那么你家的餐饮店线上客流量直接跌到0



做过餐饮的人都知道,想要获取更多的订单,某团和某饿了是必须要入驻的,这两大外卖平台能为店铺带来非常大的流量,可同时,每个外卖订单要收取15%-25%的抽成

眼看外卖平台的佣金一路飞涨,利润越做越低,很多餐饮朋友都抱着一个想法:等到真做到无利润可赚的那一天,就彻底的从外卖平台退出。

许明开一家餐饮店,店里每月的外卖营业额为5万元,按照20%的抽成比例,他一个月就要给外卖平台1万元,一年就是12万,抛去人工、租金、水电等成本,利润所剩无几,许明觉得与其被压榨不如选择别家平台,租客网旗下的租客惠,没有高额的佣金提成,是许明选择入驻的最大理由。租客惠依靠着租客网数百万的租客,有着强大的流量,租客在消费之前会在租客惠上领取优惠券,通过这种方式,提升消费者到店消费的意愿。


羊毛出在羊身上,外卖平台的抽成高了,多出的成本自然要消费者来承担。一份普通的水饺,在店内堂食仅为10元,到了外卖上,一份水饺的价格涨到了15,这在餐饮行业里早已不是秘密。


       在这个外卖为主的时代,想要平台降低抽成佣金,估计是一件很难的事,就算降估计也要几年后的事情。如果现在还不选择做出改变,继续被压榨,必定会沦为外卖行业的炮灰。


相关推荐

考生网里面的教学资料有视频的吗?

教学视频,各类课程,软件培训等都是有视频可以观看学习的。

2020年06月06日 10:47

租客网:别不信,平台比能力重要

你在工作,你在加班,你在学习,365个相似的日日夜夜,你积极努力,奋发向上,却仍旧焦虑不已,因为你的理想和现实的差距是这样残酷,令你沮丧的只想抱头痛哭。纪录片《人生七年》里,有14位主人公,导演每隔七年对他们进行采访,呈现出他们的一生。弹幕里很多人有感而发:人真的很难改变自己的命运轨迹,基本上出生就已经决定了。但是,总有人不信命。我的朋友小A,入社会3年,25岁就已经年入百万,是朋友圈内公认的成功逆袭的楷模。为什么这么说?因为大家都见过她拼命做业绩的模样:零下十几度的冬天,一个人站在大街上发传单拉客源;谈单的时候被客户发脾气泼冷水,就顶着湿漉漉的头发一路跟着客户赔礼道歉,最后成功签单;甚至有一次出车祸小腿骨折,还坚持把合同送到客户手中,才肯去医院,所有人都觉得她为了工作,几乎连命都不要了!但是小A却说:“这个世界上,总有人比你更努力更拼命,我的这点付出,其实真的算不了什么。”《欢乐颂》里,曲筱绡作为家境最好的女孩,最有资格混吃等死,却还是在过年的时候照样拉着行李箱满世界找生意。小A告诉我们的事实是,比你优秀的人永远比你更努力,而小A的成功,其实并不是取决于努力程度,而是取决于价值判断的能力。那些收入将你远远抛在后面的人,往往并不是比你更努力,也不是比你更聪明,而是他们学会了做价值判断,往正确的方向去努力,无高度和错方向的努力很廉价,真正拉开大多数人差距的是价值判断,在有限的时间里价值最大化。小A正是学会了做正确的价值判断,才知道“平台比能力更重要”,她选择加盟租客网成为全民合伙人,让自己的时间变得更有价值,不限时间空间,不限职业年龄,碎片时间充分利用,可以随时随地推荐房源赚取佣金,“睡”后收入稳定上升,这才是小A成功逆袭的真正秘诀。劝君莫惜金缕衣,劝君惜取少年时。你的人生,就是不断接受刀劈斧削的过程,直到棱角尽失,直到云淡风轻、沉默而平静,你要坚持,你要努力,更要选择正确的价值判断,让自己的人生更有价值!

2020年05月09日 10:38

Facebook、亚马逊、阿里抢滩印度杂货电商,做印度版“京东到家”?

在与每个人生活都息息相关的杂货电商领域,会产生哪些突破性变革,形成怎样新的格局,都充满了不确定性。而对于这个赛道上的众多玩家来说,除了烧钱做大规模,如何盈利、在市场中存活,或许更是值得思考的问题。在移动互联网增长最快的印度市场,从不缺少世界巨头的参与。最近,关于「社区商店电商化」的竞赛正在持续升级。玩家们都想趁着疫情,把广布印度大小社区的6000万杂货商店搬到线上。4月21日,社交巨头Facebook向信实工业旗下的Jio豪掷57亿美元,欲推进社区商店通过JioMart和WhatsApp无缝衔接实现O2O新零售。紧接着,“电商一哥”也坐不住了。4月23日,全球最大电商平台亚马逊在印度开启“亚马逊本地商店”计划,思路和Facebook类似,把社区商店吸纳到亚马逊平台,让用户就近下单,完成购买,同时也通过数字化方式为店主来增加人流,扩大商铺零售规模。杂货电商为何如此火爆?印度的人口规模有13亿,零售市场发展潜力巨大,但移动互联网时代的到来,似乎并未在这一领域带来规模性的变革。目前印度零售主要依赖小型社区店和夫妻店。亚马逊印度地区经理阿米特·阿加瓦尔(AmitAgarwal)此前曾对外表示:“印度的电子商务市场相对于总零售市场规模来说太小了,不到3%。”可观的市场规模,巨大的人口红利,蓬勃发展的移动互联网,难怪巨头们都对印度电商虎视眈眈。疫情之下,杂货电商全力加速新冠疫情冲击下,印度“封国”政策一定程度上加速了巨头们在杂货电商的布局。当地时间3月24日,印度总理莫迪发表电视讲话,从当天午夜起在全国范围内实施为期21天的“封城”措施,以遏制新冠肺炎疫情蔓延。民众取消一切社交活动,除购买生活必需品等特定情况外一律不要外出。4月1日,印度贫民窟出现了首个确诊病例,并在当天夜里过世。4月14日,莫迪政府下令“二次封城”,时间延长至5月3日。长达一个多月的全面“封城”让印度人意识到,线下零售远比线上电子商务靠谱得多。据报道,当地市场调研公司LocalCircle对全国244个地区的消费者进行的调查显示,在封锁期间,当地零售商相对于电子商务平台的效率要高得多,大多数印度消费者都是通过当地供应商和零售商店购买水果和蔬菜。此外,疫情期间政府对电商平台的政策管理也一变再变。据雨果网报道,几经反复,印度政府仍禁止电商平台出售非必需品。在此之前,印度政府发布了一套修订后的服务指导方针,允许电商平台在延长的封锁期间提供服务。包括Flipkart、Snapdeal等在内的电商公司正准备从4月20日起全面恢复运营。如此一来,电商市场不得不又回到之前的状态。于是,遍布印度的6000万个社区杂货商店成了当下最具活力的卖家。早就有意进入这一领域的巨头顺势加速布局。Facebook投资的网络运营商RelianceJio,今年初推出了自己的杂货平台JioMart。Jio拥有约3.88亿用户,除了基本的网络服务,用户可以使用Jio旗下的音乐、视频、电商、游戏等应用。目前,JioMart提供五万多种杂货产品,支持免费送货上门,并且没有最低消费金额限制。Facebook方面的优势则是在印度拥有庞大的WhatsApp用户群:超过4亿印度人使用这一即时通讯应用,远超世界上任何其他国家。此次投资后,Facebook的4亿用户将向Jio敞开大门,用户有望在一个应用即可完成选购、聊天、下单。届时,集通讯、支付、电商于一身的WhatsApp很可能成为10亿用户级别的超级应用,两家合作的野心被描述为“打造一个印度版微信”。如此看来,Facebook投资的意图十分明显:在巩固社交传统优势的基础上,高效加码电商。Facebook与JioMart的联手尚处于起步阶段,另一方面,其对手亚马逊的排兵布阵已经操练了6个月之久。疫情直接推动了亚马逊杂货电商服务的上线。亚马逊印度市场副总裁戈帕尔·皮莱(GopalPillai)表示,公司正在等待隔离政策的解除,以便能够全面推出该计划。据外媒报道,亚马逊将为该试点计划投资1亿卢比。皮莱在一个采访中提到,该计划已经在印度一百多个城市的5,000多家社区商店和零售商中试用了六个月。合作方包括当地杂货店、电子产品商店,以及书店、运动用品、家居等卖家,店主可以自行选择订单配送范围。此外,亚马逊的“本地商店”计划已经从印度超一线城市,以及一、二线城市启动,包括德里、孟买、勒克瑙和苏拉特等。硝烟早已燃起事实上,杂货电商的战争不是疫情期间才开始的,此前就早有苗头。2019年8月,亚马逊在印度南部城市海德拉巴开设了其在全球范围内的最大园区,准备在这个全球增长最快的零售市场之一大举扩张。今年1月,Techcrunch报道称,亚马逊创始人杰夫·贝佐斯(JeffBezos)宣布将在未来五年内向印度投资10亿美元,带领100万家微型、中小型企业在线上销售,帮助其完成数字化转型。(在此之前,亚马逊已在这一重要市场投资了约55亿美元。)不久后,亚马逊又宣布将在3月份进军印度外卖市场,外卖业务将作为亚马逊PrimeNow或亚马逊Fresh平台的一部分。此前,亚马逊已经针对两小时送货服务对供应链进行了大笔投资。作为外卖新进选手,亚马逊计划在佣金收取方面低至竞争对手的一半。进军外卖市场后,亚马逊可以为其Prime会员用户提供全方位的产品,包括生鲜百货、电子产品和家居用品等,而这都只是亚马逊在印度市场中庞大计划的一部分。Facebook方面则在去年8月收购印度社交商务平台Meesho的少数股权,后者是2015年才成立的初创公司,业务本身对Facebook有很强的依赖性。Meesho的商业模式就是通过社交媒体,将个人卖家与零售商联系起来。卖家在Meesho平台上架商品,然后转发到Facebook、WhatsApp和Instagram等社交媒体上,吸引买家购买。据报道,当时已有逾1000家供应商和2万家商户在使用Meesho平台。可以想见,仅Meesho一个平台或许难敌亚马逊的强烈攻势,况且Meesho电商生态可以说是完全依附于Facebook。因此,豪掷57亿美金入股有社区电商服务的电信巨头Jio,对Facebook来说,是积极抵抗,也是强势防守。激烈的本地竞争巨头动作不断,而印度本地市场的独角兽也不是等闲之辈。成立于2011年和2013年的在线杂货平台BigBasket和Grofers,在印度在线杂货市场上占据了70%的市场份额。疫情期间,两家平台订单激增80%以上,BigBasket的订单甚至曾一度增加5倍。最近,BigBasket刚刚完成了6000万美元融资,投资方包括中国电商巨头阿里巴巴。同时,BigBasket表示,将计划在6-9个月内再完成一笔规模更大的融资。目前,这家公司正在扩充送货员队伍,来满足激增的用户需求。另一家本地平台Grofers,3月底完成了新一轮4.3亿卢比的融资,这个月又传出外卖平台Zomato拟对其进行收购的消息。在和杂货平台很近的外卖领域,Swiggy和Zomato堪称当地两大巨头。Swiggy在印度520个城市拥有完善的餐厅配送网络,拥有超过16万个合作伙伴,且以每月1万个的速度在增长。网约车巨头Uber曾在印度高歌猛进推出外卖服务UberEats,但每月高达2000万美元的消耗让Uber终于不堪重负,在今年1月以2.06亿美元的价格将外卖业务出售给竞争对手Zomato。目前的印度外卖市场形成了Zomato和Swiggy双寡头垄断的局面。可见,印度杂货电商的格局正处于变革之中,本地玩家的实力亦不容小觑。作为全球最受关注的新兴互联网市场,印度的热度未来几年只会有增无减。莫迪政府雄心勃勃推出“数字印度”计划,加快印度的互联网基础设施建设,推动了巨头们扎堆前往,以及本地选手的迅速成长。在与每个人生活都息息相关的杂货电商领域,会产生哪些突破性变革,形成怎样新的格局,都充满了不确定性。而对于这个赛道上的众多玩家来说,除了烧钱做大规模,如何盈利、在市场中存活,或许更是值得思考的问题。参考资料:腾讯科技《亚马逊在印度开设全球最大园区,与死敌沃尔玛展开竞争》竺道《为什么这次新冠病毒疫情让印度人发现电商其实并不靠谱?》牛科技网《激烈的印度外卖市场:Uber外卖业务打包卖给对手,亚马逊强势进入》Telanganatoday,Amazonlaunches‘LocalShopsonAmazon’programme

2020年04月28日 09:53